春风吹

文字版发了九分钟就给我ban了我简直要被气死

图片看不清的话可以试试评论里的链接

无比繁芜的死亡及它所带来的

▲大概是铁人和基神便当后随便聊聊天和看看人间的故事
请务必注意这个summary cp见标签 霜铁友情向
实在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标题想了两分钟编的 好像也不合适
没写完 大概有后续
OOC预警

1

听说人死前脑子里会回放自己的一生,托尼不知道这话的可信度有多大,反正他没体验到。钢铁侠只记得自己冲到一个小女孩面前把她推开,顺势用身体挡住了天上飞来的炮弹,然后轰的一声——他闭上眼前好像看到金红色的碎片飞舞在天边,好像听见美国队长喊他的名字喊破了音,可惜他没力气去回应了。托尼想睡一觉,他累了。

醒来斯塔克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森林里,他保持平躺的姿势,眼球转动大概环绕一下,不错,凭他多年来对世界地理的了解,...

解析几何

又名《周巡和他的朋友们》
又又名《谁都不知道两位主角什么时候才能搞上》
又又又名《篮球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彬诚&宇楠提及(当然关周也没多少 基本上算个周巡个人向吧??? 就不打cp的tag了
OOC预警

1

周巡在初三第二学期的时候突然发奋图强,一股劲最后中考考了个五百八。凭着分配名额进了津港一中,去领录取通知书那天太阳毒辣,照的柏油路面融化,周巡低头瞥一眼纯文化考生入学成绩排名,在最后一行看见了自己的名字,他上面的那位叫赵馨诚,中考成绩五百八十一。招生办的老师递给他通知书的时候一摸他的头,说他是全市最幸运的孩子。

周巡想,得。

一中按成绩分班,周巡就是在这时候正式认识了全...

Let's Start From Here

OOC 傻白甜
少量彬诚&宇楠
标题来自王若琳的同名歌曲
I've never been the one to open up / but you've always been the voive within / the only warmth from my cold heart / I don't care where we go / Let's start from here

1

周巡在关宏宇和高亚楠补办婚礼的那个冬天的一个晚上体会了他这一辈子能遇见的最复杂的绕口令,而这其中的纠缠他还并没有在第一秒反应出来,最后还得多亏跟在他身边的赵馨诚提供的及时指导。

那天是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流星

ABO/Mpreg提及

极度狗血请注意避雷

“其实他们一直深爱着彼此。”用手轻轻勾勒着我脖子的形状时,娜塔说道。我一惊,想她从哪冒出这么句话,便侧过头,问她指谁。她示意我看电视——那部我们刚刚看的老电影,现在已经播到片尾——那里的两位主人公,秘密而热切地爱着对方,却拒绝告诉对方,最后又因为误会彻底分开。我看向娜塔的眼睛,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答案。

“哦,”我说,“可为什么?”

娜塔靠我更近,头枕在我胸口上,手在我肚皮上画着圈,“还记着我们的婚礼吗?”

“我不可能忘。”我将她搂紧,随即一同陷入回忆。

我的确用了一段时间才找到自己失散的爱情,但很幸运那终究不算太晚。娜塔收下了我的戒指,...

睡前服 1

新闻编辑室 AU
相当一部分设定来自原剧
我 极度缺乏相关知识 如果有什么问题还麻烦大家指出来

1

问问新闻界的人托尼斯塔克这个他们耳熟能详的名字,这些人会告诉你,它代表的是全美新闻界最好的记者,或者是执行制片人。

这么说当然是有理由的,光是这些年他不同寻常的履历就足以令业界记住安东尼这个名字:托尼斯塔克——大学时就被全美第二大的报纸华盛顿先驱报聘为特约记者,几篇作品足以当模范抄送全系,行事足够招摇,但时不时又懂得放低,于是成为当届的明星学生;自然以常青藤盟校新闻专业第一的成绩毕业(他同时还修了工程学);在同学找工作单位时,他已经几乎被所有相关单位找过;接着就是拒绝了所有大公司的邀约,只身到...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2

学校的历史老师,托尼斯塔克,在上完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准备趁着从课间到日暮集会前的这半小时穿过玻璃长廊去办公室喝杯咖啡前,他一直觉得今天就是寻常的一天。玻璃长廊上空空荡荡,只有他的脚步声。他低头走了一小会,觉得能在地面上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倒影是件挺奇幻的事。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抬起头的,也许是从听到另外的声音开始——果然,他一抬起头就看见对面跑过来一个男人。金发,步子很稳,他知道那就是他了。

“嘿,慢着点。”托尼快走几步到男人面前,缓冲了他急切的步子。他抬头看着史蒂夫,眼睛闪光,他说:“好久不见,队长。”

“瘦了不少。”他说着,同时闪开了男人想拥他进入的那个怀抱中——他用余光瞥见了长廊...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1

高楼拔地而起,挺拔地刺穿晦暗的天空,那里的乌云遮住光,天上掉下来的雨点,疲乏地打在街边的监控设施上,噼里啪啦,声响规律。学校清晨的第一声铃响穿破鼓点,在没有窗帘的屋子里,托尼斯塔克按时醒来,他拉开了身上的毯子,坐起来,套上拖鞋,走到窗边,看着雨点从窗户上无助地滑下来,他伸手触着玻璃。窗外很平静,街道上的四五行人打着雨伞,整整齐齐地走着,好像生怕雨伞偏离角度一点,自己就会被黑暗的监控屏幕吸进异世界一样。

雨中的世界一片寂静,只是这寂静和以前大有不同了,以前那种安静是勇者夺来的,而现在这种静寂,是勇者被放逐后的死寂。
下雨终究也是有好处,早间的操场集会取消,这不但意味着跑的没那么快的托尼不用在散会...

如鲠在喉

!大量OOC预警
设定在现代 一个小小的AU(严格来讲可能并不算) 对原剧有一定改动

公孙泽害怕打雷,包正搬到龙图公寓有一段时间后才知道这件事。
第一次意会到这件事时,是在德城遇上十几年一见的暴风雨的某天。傍晚他们伴着昏暗的天色匆忙赶回住处时,就被豆大的雨点淋湿了衣衫。没多久闪起电来,接着轰隆的暴雨随着雷响倾泻下来。那时忙案件,两人都没看雨的心情,公孙泽在书房和包正一起看了会卷宗,没多久便回屋了。包正离开得稍晚一些,他盖上被子时本以为那晚上就似平常一样——两人互道晚安后就再无交流——却直到他被外面的雷雨声吵到只翻了两页床头摆着的《人生》就觉得白页上的字都不成意思准备关灯时,听...

3055

1
那时候大脚爱抽那种叫圆月的烟,这烟由于有个黄色的月亮挂在盒上,于是得名。月亮当时摆满街边的小卖部,卖三块一盒,一盒总共十二根,因为劣质,抽一次能难受三天,这样下来,消耗地就慢,但体验到的快感一点也不少,因此大脚觉得它性价比高的令人感动,再加上自己是一个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得自个儿吃喝交房租的大四学生,手头实在紧巴,就没少买。
住在他家的眼镜儿当时十六七岁,还正处于迷茫不知所踪,觉得世界和自己作对的年纪,见大脚放在茶几上的黄月亮,虽然被大脚提醒过这烟难抽不好,但想着自己好歹也有两三年烟龄,抽这东西应该不成问题,于是也拿了一根。点上火,根据以往的经验狠狠地吸了一口,然而咳嗽到肺疼,但他还是忍着抽完,最...

© 阿怪 | Powered by LOFTER